茶茶已经是废茶了

APH,清北,火星人,羽生结弦的Pooh桑。

杀破狼句子整理

@雨落如泽

泠崖:



  
   
   
你一生到头,心里都只有憎恶、怀疑,必得暴虐嗜杀,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,注定拉着他们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。
——第6章 诅咒


“沈十六”迎着他的目光,翻身下马,微微弯腰,递给长庚一双手:“臣顾昀,救驾来迟了。”
——第10章 顾昀


顾昀才睁开眼,沉默地看着长庚。
他忽然开口道:“就算到了京城,也有义父护着你,不用害怕。”
长恨狠狠地一震,在灯光晦暗处几乎是打了个哆嗦。
顾昀冲他伸出一只手:“义父错了,好不好?”
——第15章 夜谈


很多东西都会变的,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归宿在什么地方,有的时候不要想太多。
——第15章 夜谈


顾昀大笑道:“本侯乃是堂堂玄铁三部一枝花,美名都远渡重洋去了。”
——第23章 猛虎


他们以父子相称,可原来缘分就像一寸长的破灯捻,才点火就烧到了头,只有他还沉浸在地久天长的梦里。
——第25章 将离


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——第25章 将离


长庚有气无力地想:“我恨死顾昀了。”
——第26章 求佛


心有一隅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,心有四方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——第26章 求佛


要不然你自己站起来,要不然你找根房梁吊死,顾家宁可绝后,也不留废物。
——第31章 蒿里


顾昀漠然抽剑,长刃如雪,对长庚道:“记着,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…”
——第40章 打猴


顾昀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抓着兵权不放逞什么威风。
他毕生所求,不过家国安定而已。
若可战,便披甲上马,若需守,他也愿意做一个丝路上清贫的商道守卫。
——第42章 始乱


顾昀低低地笑起来,颠三倒四地哼唧道:“何人知我霜雪催,何人与我共一醉…”
——第46章 酒醉


在乌尔骨的尽头,有一个顾昀。
…犹在千山万水之外。
——第51章 风月


“殿下,你是天潢贵胄,金枝玉叶,日后或能贵不可言,他人皆待你如珠似玉,臣也希望殿下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珍重自己,不要妄自菲薄,也不要自轻自贱。”
“嗯,侯爷放心。”
——第51章 风月


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、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。
——第53章 缓和


“若我早生十年,天下绝不会是这个天下。”长庚忽然道。
顾昀他也绝不会放手。
——第57章 国难


“大帅,”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,“我大概…真的会死于这山河。”
恍如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
——第59章 迎战


顾昀打了个寒战,冷汗直流:“我说大夫,你老人家怎么还晕血?”
长庚整个人绷得像根铁棒:“我晕你的血!”
——第63章 城破


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渔樵耕读,江湖浪迹。
倘若盛世将倾,深渊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
此道名为“临渊”。
——第64章 绝处


“长庚,殿下,我派一队亲兵护送你离开,路上千万保重…”
顾昀总是显得有几分不正经的神色收敛了下来。
“别再回来了。”
——第64章 绝处


抛却千重枷锁与人伦,绝境下的灼灼深情能令他的铁石心肠也动容吗?
倘若他准备好了死于城墙上,这一生中最后一个与他唇齿相依的人,能让他在黄泉路前感到自己身后并非空茫一片吗?
——第64章 绝处


若你今日有任何闪失,我绝不独活。
——第64章 绝处


顾昀一生到此,当才知道所谓山盟海誓竟是沉重地难以出口,话到嘴边,也只剩一句:“我让你多保重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不必那么殚精竭虑,有我呢。”
——第72章 幽梦


顾昀写道:“关口有几株杏树,为战火牵累,树干已然焦灰大半,虫蚁不生。一日巡营归来,竟见枯木逢春,槁灰中又生花苞,一夜绽开,可怜可爱。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计其数,讲什么惜花护花也是对牛弹琴,不如先下手为强,先下一枝与你玩去…”
——第75章 情书


长庚赖在顾昀身上,贴着他的耳根道:“若我早生二十年,就把你抱起来偷走,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。”
——第80章 隐忧


若暴雨如注,大河涨水,走蛟可会长角?
——第95章 惊变


“我从京城赶来的路上…”
“路上怎么样?”
“心急如焚。”
——第98章 翻天


长庚,我真的没力气再去把一个…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。
——第98章 翻天


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,或身老刃断,而江山不改,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、拉白虹,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。
十年过去,还有下一个十年,百年过去,还有下一个百年。
——第111章 千古


长庚摇摇欲坠地搂住顾昀的腰,喃喃地在他耳边道:“我再也不想让你去打仗了…”
——第111章 千古


顾昀在这张纸上画了一只手,只写了一行字:“附一掌送抵江北,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”
——第115章 翻盘


“在半路等候已久,专门为了打劫雁王殿下。”顾昀伸手撑在长庚身体两侧,懒洋洋地说道,“要想打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”
长庚喉咙微微动了一下,想到他不远千里寄来的手掌:“劫财还是劫色?财有一座王府一座别院,有专门卖稀奇物件的铺子,有……”
顾昀故作惊诧道:“这么有钱?头一次拦路打劫就碰到这种肥羊,那我要……劫色!”
——第116章 狂奔


顾昀寄来的与其说是私信,不如说是一张纸条,上面没头没尾地写道:“久违不见,甚是思念。”
——第119章 相思


一个人舍生忘死,在其生前身后徒劳所得的,又能有什么呢?
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,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。
——第125章 终局


长庚对帐外的北大营统领吩咐道:“取虎符,告知蛟、甲、鹰、骑各方将士,说朕在此处,与诸位袍泽共进退,诸位必定战无不胜。”
——第127章 新帝


“我恨死你了,”长庚道,“我恨死你了顾子熹。”
这句话从顾昀第一次将他丢在侯府,一个人偷偷跑去西北的时候,就一直压在他的心里。
——第127章 新帝


“长庚来,我给你擦擦眼泪。”
“你的花言巧语呢?”
“心肝过来,我给你把眼泪舔干净。”
——第128章


我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
——第128章


长庚忽然俯下身,问道:“你说有一个私愿,上一封信写不下了,下次再告诉我,是什么?”
顾昀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:“给你…一生到老。”
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:“这可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…”
顾昀接道:“战无不胜。”
——第128章


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,生前身后再无遗憾,不必留什么血脉。
——番外六 盛世安康


顾昀:“我要告诉我娘!”
顾慎一挑眉:“随便,你娘是我老婆,你可以试试,看她到底向着谁。”
——新 番外二 父心拳拳

评论

热度(296)

  1. 其北-泠崖 转载了此文字